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专栏

刘乐:我已然在路上,终将会抵达

作者: 张庆华     来源: 北京美丽乡村     发布时间:2021-10-11


最近经常听到一个词:“返乡创业青年”。他们来自农村,又从城市归来反哺故土;他们重拾儿时的乡土记忆,感悟乡村的独特与价值;他们抱有一腔热情与专业技能几经兜转回到她的身旁,守着这方热土与乡情,精雕细琢,从而抵达内心最深的殿堂。

显然,面前这个黝黑又结实的壹隅千寻系列民宿的创始人刘乐就是这类人。


不光是乡村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乡村



与鲜有锄禾耕田经历的其他80后不同,刘乐10岁以前在泥土与机器轰鸣中长大。记忆中,春种秋收时刘乐跟着父母下地干些农活,冬藏时他印象最深的是洗澡,因为北方的冬天想洗个热水澡都是奢侈,而他最经常做的就是跟着父亲去北京森达纺织厂花一块钱洗个热气腾腾的澡,每每忆起他都觉得温暖无比。每到逢年过节,父亲总是在纺织厂值班,而他就陪在父亲身边。屋外,寒风凛冽,屋内的一物一件都成了陪他长大的玩伴。于是,当北京森达文创园甫一成园,他便把它们集中到了这里。一台老式的纺织机在红砖墙、石墩凳儿、小磨盘、盛水缸的点缀中守望在园区门口,给人满满的画面感与年代味儿。



“这就是原来北京森达纺织厂的老纺织机。”刘乐介绍说。“我的父亲在那个年代接手并开始经营纺织厂,后来因为时代的发展,纺织厂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是不代表告别。我想换一种方式留住它。”

不止如此,千寻乡野民俗馆里,更是盛放了满满的童年与过去,让你推门而入的瞬间就破防了。除了醒目的北京森达纺织厂的牌子与郑州纺织器械厂生产的机器设备、犹如风铃般倒挂的纺锤外,还有算盘、黑白电视机、村头大喇叭、烟囱、升斗、杆秤、锄头、镐、锣鼓、钟表、镜子、条凳、茶缸……整整齐齐的展示架上,满满当当地摆满了那个年代的老物件。



“其实我的愿望是向父辈致敬,致敬他们那一代的青春年华与激情岁月。”谈及此处,刘乐动情地说,“我的父亲母亲以及他们那一代人,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日子却过得有滋有味,邻里相互帮衬,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既真挚又朴实,村中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那不就是最美好的向往的生活嘛。”回忆起小时候,刘乐眼里总有很多的留恋与美好。

与大多数的农村孩子一样,刘乐自从上了大学后,就离开了家乡。起初,外面的广阔天地,让他觉得世界很大,家乡很小。然而,久而久之,朝九晚五的日子与一成不变的格子间,总让他觉得缺了点什么。在外漂泊了25年,从事地产景观工作15年,写了400页的PPT对自己的工作总结了后,他做出了一个看似大胆实则必然的决定:辞职回家创业。

“我常常在思考,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有青山绿水,有瓜果飘香,有乡里乡亲,如此美好却又不被人知,这多年了她还是老样子,那我能为她做点什么?回乡下,或许就是我们的终极梦想,有的人20岁抵达,有的人70岁抵达。好在,我已然在路上了。”刘乐如此解释说。


壹隅千寻:心的归属

于是,便有了北京森达文创园经营的千寻·汇,千寻·九间堂、千寻·一处几个以壹隅千寻为主题的民宿与文创体验馆。

“千寻是宫崎骏动漫的一个元素,他营造的那种家庭氛围感多么温暖与感人,而他本人的那种匠心精神让人钦佩,值得学习;况且寻是古代的长度单位,八尺为一寻,千寻那不就是代表我们走过的路,经过了千万次的找寻,同时千寻也意味着它的将来是不是也能够如此地有生命力?”正说着,一只可爱的猫星人跳上了桌头。“寻寻,来,去外面玩去。”刘乐一边说,一边抱着它就往外走,那个温柔劲儿与慢悠悠的语速,简直像换了一个人。“这个是寻寻,那个叫千千,都是我们领养的野猫,特爱黏人。”刘乐一边往回走,一边笑意盈盈地说。



在这里,一边是刘乐精心收集的老物件,一边是会客厅,旧与新的对比,一点都不跳跃、突兀,反而给人一种精致高级的体验感。

“这真的感谢大伙儿的信任与成全,爱人佳佳、摄影师老董、我们的设计师周周、涛哥以及各个初创组的同仁们。”刘乐真诚地说。“是他们了解到我的故事后,一点一滴地帮我做到现在这个样子。”



“当然,雏形已有,但是不止于此。我们还想把更多的文化元素融入其中,比如眼前的这些盆窑。因为我们村旧时叫盆窑村,后来由4个自然村合并为王各庄村。村里曾经的4间古窑虽已不在,但家家户户还能找到盆窑器皿,我想把这些告诉来到这里的人,让他们看见平谷我们属地也有独具的历史文化,而盆窑文化最具典型。”刘乐继续道。每每谈及创业与所做的事情,刘乐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认真、严肃、不苟言笑。“往远了说,我当然想让盆窑手艺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喜爱这项传统技艺。为此,我们已经迈出了一小步,那就是在旁边展厅里,专门请了老师傅一边给大家盆窑文化讲解,一边带领游客体验。”是的,如果仔细看,你会发现,这处千寻·汇的院子墙壁上处处有盆窑工坊的印记。雕塑“新生”和系列画作“平行时空”,寓意老纺织厂重焕新生、乡土民俗与当代艺术的碰撞、农村生产加工产业向文旅创新型产业的转型。这是当下的千寻·汇,更是刘乐的愿景。“我希望,以后大家提到平谷的时候,不仅仅只是大桃,还有文艺民宿,有你最理想的生活。”对未来,刘乐充满了期待与信心。



反观这一切,你会发现在刘乐的心中,孩子就该在大自然中随风奔跑,这才是打开童年的最佳方式;村儿就是那个充满了烟火气、人情味、文化底蕴的所在;理想的生活就是一屋两猫三餐四季,简单明了。

都说接受教育不是为了离开家乡,而是为了更好地建设家乡。眼前的壹隅千寻系列民宿,或许就是最好的诠释。

隐约记得泰戈尔曾说过,“万水千山走遍,只有家门口草叶上的那颗露珠,最让我想念。”

现在想来,这句话用在刘乐身上尤为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