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专栏

走进“阿木爷爷”的榫卯世界

    来源: 人民网 最人物 新周刊 她刊     发布时间:2021-09-27



诸葛先生的木牛流马只活在小说里,而在我国流传了几千年的榫卯技术却真真地出现在了生活中。鲁班凳、木拱桥、会行走的小猪佩奇……他以一双巧手,把普普通通的木头打磨成了工艺品,引来各大网站百万关注,以及破2亿的播放量。

更惊人的是,随便哪件作品,都没用一滴胶水、一根钉子。

世界友人们看得那叫目瞪口呆,纷纷询问:这是什么中国功夫?拿我们的话说,这就是当代鲁班啊!

这一次,1957年出生的山东聊城人王德文,又一次诠释了成功的文化输出。

01

在广西梧州市蒙山县陈塘镇幽静的山林深处,锯木的沙沙声与潺潺的小溪流水声相互应和。简陋的竹茅房前,月季花、绣球花开得正盛,一位头戴斗笠、身着朴素唐装的老人正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踩住固定木材的绳索,锯子、凿子、斧头、磨砂纸……在他手中用得那样得心应手。

他就是王德文,正是最近走红海内外互联网的“阿木爷爷”。“阿木爷爷”之所以被众人关注,靠的是他的绝活儿——熟练的传统木工技艺。



其实,能做到如此优秀,都归功于从小练就的扎实基本功。穷苦人家出身的王德文,9岁就没了父亲,母亲体弱多病,照顾弟弟们的担子,理所当然地落在这个大哥身上。于是他早早辍学,跟着大人到生产队干活。当时,也想过拜师学艺,可在那个衣食短缺的年代,肩负养家重担的他,只能在农活间隙,给人打打下手来偷师。

13岁时,他试探着问木匠,我给您拉锯行吗?木匠没忍心拒绝。王德文就这样当起人家的学徒,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斧头、锯、凿子、刨刀一拿就是50年。即便如今不用指望它养家糊口,他也没放下。

学木工是个苦活。学徒必须记下每一样工具的特性,还要熟谙板凳、桌子、榫卯结构的制作技巧。当时的王德文每天晚上都从各处找边角料,回家打磨、练习。而师父呢?他要求极其严格,每一次扯沾墨的细绳,墨迹下去就落刀,误差不能超过一毫米,角度更是不能有任何偏差。而对刨木头的要求,则是要光滑到手感像玻璃。这对当时的王德文来说,都还好。其实,最大的挑战是“严丝合缝”,中国木工榫卯结构不用一颗钉子,靠的就是这种木头与木头紧密的结合,连水都不能渗下去,这极其考验耐心和刀工。稍有闪失,一整块木料就会作废。在物质匮乏的时代,这是绝不能出现的失误。

凭借着一股热爱与日复一日的练习、钻研与琢磨,终于没多久王德文就出师了。在那个传统木工最鼎盛的时期,他便开始了走街串巷,给人出活,也因而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木匠。此后很长时间,家里常有客人拜访,指定让他定制家具。可好景不长。几年后,随着现代化工艺兴起,西式家具大大冲击了木质家具的市场,老匠人的黄金岁月被彻底碾碎。

但是王德文始终觉得,传统工艺还有复苏的时候,于是 他就一直在等,等这一天的到来。可直到50多岁,连最后的一两个老客户也不再上门,于是,2017年他索性退休,跟妻子搬去广西与儿子住在一起,含饴弄孙。


02

像大部分农村大爷一样,阿木爷爷的外表平平无奇。可他有个天大的本事:你想要啥,爷爷都能给你做出来!

为了哄小孙子开心,他做了会走路的小猪佩奇和机器人,没得感情的手摇式泡泡机,益智汉诺塔,甚至还有驱鸟神器,每一件都能把孙子都得哈哈大笑,开心不已。




作为短视频从业者的儿子阿成便把父亲为小孙子制作玩具的视频上传到西瓜视频上,瞬间引起了关注,并唤起网友对童年的回忆。更有很多西瓜网友发出“别人家的爷爷”感叹与羡慕。

网友的种种评论让阿木爷爷十分高兴,更是萌发了那颗在少年时种下的种子:王德文清晰地记得16岁那年,他在给一户人家做木工时,一天人家拿出一个木枕头,里面缝隙走线复杂,但只需沿线打开,几次翻转,枕头就会变成一把精巧的凳子。那一刻,他就被这种技艺震撼了。征求主人同意后,他把凳子带回家苦苦钻研三天,照着凳子纹路制作,才最终学会制作这伸缩自如的凳子。“那样工序烦琐的传统木质家具,当时几乎没什么市场。”王德文说。多年以后,他才知道,这种凳子就是鲁班凳,而它的技艺已经有2600多年的历史,如今会制作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人生前半场,王德文靠着木匠手艺养家。人生后半场,他决定以钻研木工技艺为乐。于是,他决定要用传统木工技艺再次制作一张记忆中的鲁班凳。

除了想象力,鲁班凳也很考验功夫。制作过程中需要用到锯、刨光、磨、钻、凿、抠、上漆、打蜡等几十道工序才能完成。而最核心的“灵魂”,便是以缺补缺的榫卯技艺,一锯下去,两个面相互咬合,天衣无缝。



对于习惯工业消费品的现代人来说,这种无异于艺术的手工智慧,在当下已经凤毛麟角。而在阿木爷爷的手里,为了更为现代人接受,他将鲁班锁制作成苹果型、菠萝形状……这种困难几乎不能想象。

2018年开始,王德文的视频在网络上引起越来越大的反响。视频里,王德文在一块红木上画线,并通过锯、刨、凿、磨等工序,不用一根钉子、一滴胶水,干脆利落地制作出了鲁班凳、鲁班锁、摇椅、拱桥等精致木器。其中,因制作了由42根榫卯棱、4根榫卯柱、1个榫卯基,外加27道锁环环相扣构成的世博会中国馆模型,王德文被网友誉为“当代鲁班”。



03

别看视频中王德文动作干脆利落,其实,为了制作鲁班凳,他在底下做了大量工作,首先是上网搜集详细资料,并在纸皮板上反复试验,经过许多天的研究和尝试,最终才取得成功。

对王德文来说,做木工活儿看似简单,其实每一个步骤都需要花巧心思。他制作的许多作品采用的都是榫卯结构,在展现中国木工传统技艺巧夺天工的同时,也非常复杂烦琐,不过王德文乐在其中。



“我从小就对木工活儿特别感兴趣,我这一辈子把这一件事干好、干细致就行了。”王德文说。

为了方便王德文继续制作作品,儿子王保成在陈塘镇的一处深山里搭建了一座竹茅房。如今,这里俨然成了木艺工作室。一套称手的工具、一段木材,就能让王德文待上一整天。

2020年,王保成也加入木器制作中,给父亲打下手。在父子二人的协作下,小孙子的玩具中添置了木质的数字华容道和鲁班红心锁,隐于山林间的木艺工作室则增加了木拱桥和木质车床。

从鲁班凳、鲁班将军案到榫卯结构的世博会中国馆模型、汉诺塔、苹果鲁班锁、菠萝鲁班锁、木质小猪佩奇,喜欢琢磨的王德文时常会在一榫一卯中加入一些新元素,让传统工艺与当下碰撞出美丽的火花。

看到自己的视频在网络上受到年轻人的喜爱,王德文很高兴。在拍摄视频的过程中,他总是要求王保成将制作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尽量拍得仔细些,“这样就可以让更多感兴趣的人跟着学习、制作,也可以把传统木工技艺用视频记录的形式保留下来,影响更多人”。谈及火到破圈,他说:“什么网红,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手艺人。”



今天,对于部分冷门的“非遗”艺术来说,当下面临的无非两个难点:一是难以融入当代生活,二是藏在深巷无人问。岁月漫长,技艺却和人一样易老,这是大多数传统手艺不得不面对的宿命。所以,即便有幸被“请”进博物馆,成为偶尔被人记起的标本,实际上也失去了部分生命力。

榫卯技艺却不一样。一来,鲁班凳在当下依然有实用性,小猪佩奇证明了传统可以融入当下,中国馆展现了榫卯的艺术美,以及对现代建筑可提供的参考意义。二来,西瓜视频提供的短视频舞台,足以让任何愿意主动传播的创作人被看见。

这或许不失为破解以上两个难点的一种路径。

所谓榫卯,即在两个构件上,采用凹凸部位相结合的连接方式,凸出的部分叫榫,凹进的部分叫卯,也是中国古代建筑、家具及其他木头器械的主要结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