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专栏

那个屡创京郊第一的老农,如今怎么样了?

作者: 张庆华     来源: 北京美丽乡村     发布时间:2021-09-13

李广顺,北京市平谷区王辛庄镇放光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却创下了京郊十几个“第一”:第一个成功种植无籽西瓜;第一个研究成功冬季草莓种植技术,填补我国冬季生产空白;第一个在京郊引进和开发出适合本地种植的日光温室;第一个引进国外滴灌技术并推广全国;第一个在北京试种反季节大桃和梨获得成功……

一个秋高气爽的清晨,我们在北京市广顺高效农业园区,见到了这个屡创第一的老人。他须发皆白、皮肤黝黑,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与斑痕。不过,他精神矍铄,走起路来依然步履矫健,说起话来铿锵有力,和想象中88岁的老人完全不一样。



说话间,李老带我们参观了园区里正在试种的大棚木瓜。推门而入,棚内皆是郁郁葱葱,长势喜人的木瓜,不高的树干上有的开满了白色的小花,有的结满了果实,层层叠叠的,触手可及。秋风过处,一股清香。

“这个就是我们今年4月份从海南引进的木瓜苗,整棚有110棵。”指着满棚的木瓜,李老开心地介绍道。

种草莓、种西瓜、种早春桃、种水果西红柿,这些都不难理解。为何想起来试种木瓜了,这在京郊可不多见。听闻此,李老呵呵一乐。

这一切缘起于1984年。


那是1984年


“1984年,我承包了村南边的百亩经济田。”李老边说边用手指给我们看,“就是这块地,村北是俺们村,周围被洳河环绕。”顺着他指的方向,我们看到9月份的园区已然有了秋的色彩,果实累累、草木泛黄,栋栋大棚相连,洳河静静地绕园而过。

当时已经50岁的他,也算是能“折腾”。“嗨,我年轻那会儿当过村会计,还做过农业技术员,多少有些经济脑瓜,而且认识了一帮咱们市农业技术推广站的专家们,咱有底气,不害怕。”说这话时,会让你感觉面前就是那个50岁的李广顺,年轻、有魄力、有胆识、充满干劲。



当时承包这么大面积的土地,别说是在平谷,就是在北京也尚属首列。承包后,李老先是招了42个工人,随后就调整了经济作物布局。在种植方式上,将百亩地全部改成地膜覆盖、拱棚和温室。在拱棚里,头茬种芹菜,中茬种西红柿,下茬又种芹菜。各种菜互相倒茬,西瓜和蔬菜也调换地种。在经营方式上,李老秉承“人少我多,人早我晚,人贵我贱,人次我优”的原则,通过了解市场蔬菜行情和顾客需求两方面,调整蔬菜品种结构。很快,园区里的蔬菜就成了抢手货。“您不要到县城来了,我们过来拉。”李老记忆犹新地说起当时平谷市场小商小贩都纷纷这么对他说。

尔后他又根据每个人的技术专长、干活质量和出勤情况等按劳取酬,按月计算,年终兑现。如此下来,每个人的收入都在七八百元,比在生产队劳动时多拿了二三百元。



这下可轰动了。这时,北京市农业技术推广站的专家申宝根就找上门来了。

“老李呀,咱们推广站为了改变北京西瓜产量低、口感差等问题,更好地满足市场与推广两种需求,引进、筛选了一些新品种,打算在昌平、通州、平谷试种,你感不感兴趣?”

“我一听,好事儿呀,连忙应承下来。”李老说。

就这样,第一批无籽西瓜开始组培试种了。李老也像养孩子一样亲力亲为,每天白天去试种棚里查看有没有虫害,棚里温度高不高、湿度够不够、透气性好不好;晚上,他又点着灯去了,这回看的是温度低不低,湿度可不可以。最后根据每天的观察与认真记录,总结出它的生长习性、特点、所需气温和地温,为专家进行项目实验研究和大面积地推广与应用提供可靠的数据支撑。

有了一次又一次田间地头的观察与记录,以及市农业技术推广站专家的指导,李老很快成长为大棚的技术骨干。

与李老一起成长的还有那一棚又一棚的西瓜秧与圆滚滚、绿油油的西瓜。看到满棚的瓜娃子,李老心里甭提多高兴了。眼瞅着,天热了,眼瞅着,西瓜越长越大,马上就能摘了。“7月份,一场突如其来的雹子,全都砸了,瓜基本都裂开了。白忙活了。”想到这,李老至今回忆起来还觉得有些可惜。“那是1984年。”李老肯定地说。

“当时是不是很着急?”

“说不担心不害怕,那是假的。我毕竟也有42个工人需要养活。好在当年村里给我免了一部分承包款。要不说真的是党的政策好呢!”说这话时,李老不自觉地竖起了大拇指。



“后来呢?” “这个事儿就不能不成!”李老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通过一步步的复盘,他们发现组培需要的时间长,正好在西瓜成熟期的时候能赶上自然灾害多发期,于是改成了用时短的育苗,再试种。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无籽西瓜试种成功了,李广顺的名头也在京郊打响了。

随后,“老李呀,老李呀,你看你这要不要试种……各个专家团队的都找上来了。”回忆到这的时候,李老脸上绽放着满满的自豪感。“那会儿呀,真的是今儿老李呀,明天老李呀,可热闹了。”

于是,在以后的几年间,他陆续创下了十几个京郊“第一”。


时间到了2021年


“这棚木瓜从元旦就能采摘了,木瓜可以一直摘,一直结。”李老一边走在木瓜棚里,一边给我们介绍,“这也多亏了咱们市农业技术推广站的专家们,在他们的帮助下,可以实现南果北种。除此之外,你看这个木瓜林下还兼种着食用菌,12月份就可以采摘了。”


“您这么大年纪了,为啥还要试种木瓜,精力体力跟得上吗?”

“累,谈不上。刚承包土地那会儿,我有六七年每天睡觉都没超过3个小时。有一回,我骑着自行车上坡,骑着骑着打瞌睡了,直接摔倒在了坡上。”每当提起20世纪80年代那会儿,他眼中总有光芒。他看了一眼眼前的木瓜继续道,“不过,是该交给孩子们了。我也该享享清福了。”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当被问及有什么建议或者方法可以分享给正奋斗在乡村的年轻人时,李老谦虚地说:“嗨,我之所以能成,就是我背后的各个‘叫老李呀老李呀’的专家智囊团,更有村、乡、镇、市里边的大力支持。搞农业还是得和科技相结合,不能想当然。”李老摆摆手继续道,“当然,你自个儿也得真的热爱这个事儿,把这个当成一个事儿来做,认真努力。你看我那会儿,从育种到育苗,从生产到销售,从它种下的那一刻到收获,这之中种种我都全程紧盯着,所以,你说什么技术呀、问题呀、难处呀,我一听一看便知怎么回事儿,自己个儿马上就解决了。”

采访末了,李老自嘲他就是一个“不安分、爱折腾”的人,都已经88岁了,依然闲不住。

还真是。从1984年到2021年,37年了,他从西瓜、冬季草莓、大桃、西甜瓜、梨、冬季香椿到如今14个棚的水果西红柿,1个棚的木瓜,剩下20来个棚育苗,李广顺说:“30多年来,我一直秉承人少我多、人晚我早、人贵我贱、人次我优的原则,如此才能良性循环。”

这就是李老,一个普通的热爱农业的,一个能带给我们思考和收获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