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专栏

95后女村长打造“彩虹村”

    来源: 正观新闻 河南100度 三联生活周刊     发布时间:2021-09-06


张桂芳并不满足“彩虹村”的出圈。

她还想把彩虹的绚丽色彩搬进生活,撒在村民心间。

皮肤略黑、身形瘦高,穿着长牛仔裤、运动鞋,长发被卷成一个丸子高高地竖在脑后。

24岁的张桂芳给人第一印象像是一名放暑假返乡的大学生。谁也没想到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还是河南省鹤壁市石林镇三家村村支书。


回乡之路:从果断拒绝到舍不得离开


1997年,张桂芳出生在河南省鹤壁市石林镇三家村。和大多数人的成长轨迹一样,长大后她出去读书,去天津上了大学,毕业后,留在天津创业。张桂芳与朋友一起,主要做中小学生教育,后又合伙经营民宿,每个月能有一万多元的收入。

这一切,都被2020年12月的一个电话打断。村干部邀请她回来竞选村党支部书记。“根本和我的人生规划不符合。再说,我喜欢大城市的生活,交通便利,节奏快,适合年轻人打拼。”张桂芳说。



原以为此事就此罢了,但第二天,村干部又打来了电话,从为村民服务,说到为父母尽孝,张桂芳终于动了心:“那就回去试试看吧。”

回到村里,张桂芳转了一大圈,这,再也不是她记忆中的三家村。那个时候,老龄化还没那么严重,村子里还有好多小孩儿,他们在田间地头、小溪和土坡间上蹿下跳,在家里大人下地干活时捣乱,个个儿晒得黢黑、可却拥有着无比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

“今年1月份,我正式当选为三家村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与顺利当选相比,当选后的摊子远比想象中难得多:村里原先建设中拖欠了一些工程款,债主纷纷在这时上门要债;危房拆除、年底慰问、家长里短的矛盾、全村600多人,又都是年龄偏大的中老年人,很多时候连道理都讲不通……每一件事都那么难,“那个时候我三天一小哭,五天一大哭,回到家正在吃饭,突然就眼泪往下流。”

但是,“我看到不少家庭,即使已经脱离了贫困,但生活还是拮据。”张桂芳说,有的家庭条件不好,连孩子要上大学的费用都不太能拿得出来,“光靠我们几百上千的捐款,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家庭的困难。”

她还总看到一些老人,一把年纪了还在下地干活,“很不忍心,看了很多,我开始想从根儿上,改变三家村。”


循序渐进打造“彩虹村”


决定做墙体彩绘,是张桂芳和大家共同商议的结果。有了想法之后,她迅速召集村民代表大会和党员大会,获得了大家的一致支持。“因为我之前做民宿,知道好看的东西对人的吸引力。民宿和普通酒店比起来,多的就是氛围和美感,但大家愿意为了美多花钱。做彩绘也是一样。”

于是,从5月份开始,她着手打造“彩虹村”。“之前新乡市小屯村的绘画师大新很有名,我还专门开车去小屯村取经。”张桂芳说,真正到实地考察,更给她增添了信心,“小屯村能‘出圈’,三家村还有山有水,更没问题!”



现在,彩虹村一期已经完工,将三家村打造成另一个网红拍照打卡胜地的想法和成果登上了微博热搜,收获到了支持,但也有网友提出质疑。

对此,张桂芳坦言,每一个评论她都会认真地看:“我知道很多人说,这个东西别的地方都有,但我们鹤壁就是没有呀,做成之后,也起到了宣传的效果,大家起码知道我们村子了。”

“我的宗旨是,只要在职一天,就脚踏实地地推动三家村发展。”张桂芳说,“现在的第一步是扩大知名度,如果有一万个人知道三家村,哪怕有一个人愿意投资,这就是收获。即使我不能一辈子在三家村,有了这些基础,相信三家村能成长得更好,我希望三家村能尽快恢复儿时的热闹。”



张桂芳深知,靠彩绘走红,只是一个开始,村子未来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她希望下一步能够吸引来政府和企业投资,发展全方位的旅游基地。“我们村有河道,可以修缮之后做成垂钓乐园。闲置的土地也可以发展露营基地,纺布纺纱体验馆,变成孩子们的研学基地……”提起村子未来的规划,张桂芳语气中满是希望。她认为新时代的农民,不只可以种地养殖,还能发展多种职业,也可以做孩子们的老师。



目前,村子正在进行彩绘二期工程——将主干道以外的街道墙面按照不同主题作画。“不能只有一条街。游客想往里面参观,发现没有画了,就会失望。另外,住在里面的人也可以做点小生意,增加一点收入。”

对于走红,张桂芳高兴的同时,也有了紧迫感。“就希望投资商赶快来,我想趁着热度多为村民做一点事,哪怕只是修修路,修修河。”

对于自己的未来,她反而看得很淡:“我没有什么长远的规划,只是希望我在任的每一天,都让村子往前走一小步。我只知道如果我走了,所有的一切可能会半途而废。我不希望这样,所以不管多困难,都要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