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文化

免费开放!古将村乡情村史馆等你来共叙乡愁

作者: 肖北     来源: 北京美丽乡村     发布时间:2021-08-16

在王维的眼中,乡愁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宋之问则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余光中觉得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而乡愁之于你我,更多的是一个老物件,或是妈妈做的饭菜,抑或是故乡的那个老屋。无论是哪种,每每遇到总能唤起那个温暖与熟悉的记忆,直抵内心,流向远方。



但若走进昌平区流村镇古将村的乡情村史陈列室里,你会发现,原来,这里不仅盛满了乡愁,而且还有浓浓的乡情、乡俗、乡亲、乡韵。古将村,坐落在太行与燕山山脉交接的山前缓坡处,原名“三碾义合庄”,后改为古将(匠)村。据王正江等老辈人说,这之中还有一段小故事:明初,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老鸹窝底下的姚、谷、黄、王四大家几十户人家迁移至此,并以开荒种地碾米碾面为生,相处和睦。鉴于村子一直没名,加上四姓人家以村中三盘碾子为生,因而起名“三碾义和庄”。明中期,村里来了三个强盗,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后来百姓组织起来,奋起反抗,合力除掉了三个强盗。明末又逢饥荒,民不聊生,而地方贪官与朝廷官员勾结克扣军饷,私分银两。村中人得知此事,组织人员劫了饷银,分给百姓,救大家于水生火热之中。后来,为了纪念这两次义举,“三碾义合庄”改名为古将村。

除了村名故事,还有村庄大事记、古将梆子戏、老物件、北京榜样人物、全国劳模、大漠奇石馆、志愿者风采……一个个鲜活生动的文字、图片、实物、多媒体等方式,记录着古将村的历史变迁、风土人情,动人故事。其中,古将村梆子戏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据记载,古将梆子戏在明代永乐年间已经开始传唱,据说当时还有专门修建的戏楼。古将村的梆子戏在当时也是名噪一时,不但每年春节有表演,还曾在1975-1979年间,多次参加昌平县的秧歌汇演。古将村梆子戏的最大特色是融入了山西梆子戏的高昂曲调,曲风豪放激扬。此外,古将村还曾流传秧歌梆子、高跷等民间花会,与花塔、檀峪、前桃洼、后桃洼等村共同承办南口和平寺庙会,可以说村民的文化生活既丰富又多彩。




继续前行,迎面而来的大红柜子、碾砣子、二八自行车等等,一个个的老物件述说着那个时代的故事与温情。“这些老物件,都是俺们村人自愿捐赠的,比如王文山他听说要建村史馆,非常积极地把自个儿家的大红柜搬过来了。还有姚春永把他奶奶祖传的大红柜也搬来了, 村民还捐赠了好多小物件,非常支持俺们村两委的工作。” 流村镇古将村党支部副书记黄秀英感慨地说。




尔后推门而入,进入田家。一张简单又整洁的炕映入眼帘,炕上的小桌子、油灯、茶壶、茶缸、簸箕、被子,仿若还有人刚刚在此喝茶聊家常;窗户上贴着大红喜字,色彩明艳动人,和整个炕的暗色调形成鲜明的对比;炕头是灶台与风箱,室内还配置着大红柜子、缝纫机、钟表等一应家居用品;墙上满满当当的照片记录着家里的发展与变化,加之家门口的一辆二八自行车,高度还原了那个年代的家,如此温暖又如此亲切。在这里,总有一种感觉,与回忆重叠,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说也说不清楚。

紧接着便是贴满两面墙的北京榜样,他们是老党员王国来、全国劳模王国明、全国妇女创先争优先进个人李淑英。每块展板上沿着时间线把他们的个人事迹,所作所为全都事无巨细一一列出,让参观到这里的人不仅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更会被他们的事迹所感染所鼓舞。这也正是此处的用意所在:积极地发挥榜样的作用,努力地传承榜样的力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于润物无声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古将人。“这边是北京榜样,那边是最美志愿者”黄秀英说,“这也是我们村史馆与众不同之处,我们希望每一个对古将村有贡献的普通人都可以出现在村史馆中,无形之中便提高了村民的素质、归属感和凝聚力。”





而在村史馆不远处的大漠奇石馆,也值得一看。这里建筑面积500多平方米,馆内藏石种类繁多、造型多变、姿态丰富,其中以内蒙大漠石为主,是当今国内收藏大漠石最多的奇石馆之一。而且,这儿的每一块奇石皆是出自天然,美的纯粹,美的质朴,美的栩栩如生。其中,有些大漠石还同时包含了玛瑙、水晶、红碧玉、绿碧玉、沙漠漆、集骨石、千层岩、玉髓等多种质地,是其它观赏石无法比拟的。更让人惊喜的是,馆中部分奇石还配上了专门为其量身打造的底座,增添了精致感与观赏性。赏石历来是我国文人骚客精神生活的一大雅事,赏石之风始于商周,兴于秦汉,盛于唐宋,明清两代达到一个历史高度,形成了以“瘦、皱、漏、透”为理念的东方独有的赏石风格和赏石文化。文人学士如苏轼、黄庭坚、欧阳修、陆游、范成大、杜甫、刘禹锡、白居易等都是奇石爱好者,并留下了许多咏赞奇石的诗篇,其中还有不少涉及奇石点评的美学观点,为后人所认同。大漠奇石馆里,有天然的画面,有明艳的色彩,有以假乱真的美,还有如诗如画的故事……





沿着大漠奇石馆门口的道路一路向北,远远地就看见,一棵棵大树格外引人注目。走近一看,茂密的枝叶铺洒在整个院内,绿绿的枝头上结满了核桃。这里就是当年的知青大院旧址。院中,两排整整齐齐的房子依然在,“这就是当年知青上山下乡的地方。”原知青文化活动大礼堂上方“毛主席万岁”鲜艳夺目,黄秀英介绍说,“那个题字,就是我们村姚春海写的。”时光交错中,当年那一代人的青葱岁月与似水年华在这里定格、绽放,留下了满满的回忆。



从知青大院旧址出来后,继续朝村北走去,会路过一个大院,遇见一棵大槐树、石墙、石房,带有原始色彩的山村乡居。这里的老石墙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是原先村房的围墙,为提防泥石流,老房的村民们已经搬到山下住上了二层小洋楼。

乡情村史陈列室、大漠奇石馆、知青大院旧址,这个古色古香、将顺其美的小小村落,正在以古朴的轮廓,崭新的面貌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