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专栏

金丝彩岩,只一眼,再也离不开视线

    来源: 北京美丽乡村     发布时间:2021-02-08

将金银或其他金属细丝,按照墨样花纹的弯曲转折,掐成图案,粘焊在器物上,谓之掐丝。它也是景泰蓝制作中最关键的装饰工序。点蓝,被称为景泰蓝中最神奇的一步,全凭经验和想象选取颜色,搭配色调。而景泰蓝之绝,在于技术的交融。

花丝镶嵌千锤百炼成丝,有黄金之贵重,却又细、轻。花丝镶嵌之绝,在于其繁复奢华的程度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力,不笨重不刻意,灵动如翼。

金丝彩岩工艺从传统的掐丝、点蓝、镶嵌工艺发展而来,在其基础上融入了现代艺术科技手段,难怪只一眼,就让人再也离不开视线。

“它和干活儿比较挑剔的手艺人更搭一些。”施常华觉得。


国色天香


铁骨迎春 


事事如意 


走进通州宋庄施常华的展览室,迎面而来的是一扇古朴典雅的金丝彩岩屏风,其后,《瑶台仙境》《金陵十二钗》《观音》《蒙古族服饰》等一幅幅浑厚凝重、生动细腻、富贵典雅、色彩斑驳绚丽的画作,让你沉浸其中,震撼不已……

“金丝彩岩工艺是一种既古老又年轻的艺术门类,说其古老是因为其由传统的掐丝、点蓝、镶嵌等传统工艺发展而来,说其年轻是因为其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融入现代艺术科技手段,结合现代工艺制作流程,运用油画、国画、工艺画、水彩画等绘画技巧制作而成。”施常华介绍说,“具体而言,它是以天然彩色岩石和贵金属丝为原料,用金属丝在画板上掐出线条,以天然彩色岩石磨成的细沙为原料,用吸管作为画笔,连沙带水,运用绘画技巧绘制出来的。”


瑶台仙境


能静观音


此种繁复华丽,鬼斧神工,颇有点清乾隆制瓷工艺的味道。当然,也需要炉火纯青的手艺加持。果不其然,施常华从小就喜欢艺术,20世纪90年代末,当初接触到花丝镶嵌和“玻晶画”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艺术品,并开始摸索研究制作,无奈成品不够美观,也没有质感。机缘巧合,2000年,他遇见了金丝彩岩画作,只一眼,就再也离不开视线,此后更是一心扎进研究金丝彩岩艺术的世界中。对于“干活比较挑剔的”他而言,如何让自己的作品能够更加的逼真、生动、美观、精致,一直是他不停研究与摸索的重点。就这样,他非但自己几经摸索,多次制作,慢慢琢磨,专注细节,尔后又找到了曾在故宫任职保护修复油画的好友帮忙,经过一年研制,独创了一种树脂保护液,可以让画作颜色保持亮丽,永不褪色。终于,在他的多方思考与多年摸索和屡次画作中,施常华的金丝彩岩艺术探索成功。并且可以永不褪色、形象逼真、立体感强、质地质感好。


紫气东来


关公像


乌珠穆沁蒙古族服饰


那么,做工精细、手艺精湛、绘画水平要求高的金丝彩岩艺术品,在施常华心中又有着怎样的定位呢?

“雅俗共赏。”他给出了这个答案。“它的制作精细、色彩艳丽、形象逼真、题材多样。除了传统的观音、人物、服饰、唐卡等,还有生活中的茶盘、手机壳、盘子等。不仅如此,玻璃、石头、鸵鸟蛋、桌椅等物品上均可作画,这样就可以为日常生活增添一丝热闹与热气腾腾。因而它是曲高和众的。”




即便如此,施常华仍然认为,金丝彩岩艺术还是一项新兴产业,尽管它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与文化根基,但由于工艺繁杂、材质要求高、成品时间长、做工精细等因素影响,在这个领域中从事制作的工作者及创作的艺术家却非常少,可以说还是尚未被完全挖掘的新产业。因而,在展览室的一隅,有一处很显眼的互动体验区。“上至老叟,下至孩童,只要愿意做的,都可以亲手来体验这个过程,不仅能够收获一件独一无二的手工艺品,还能传承我们这老手艺,更能让它逐渐大众化,何乐而不为?”施常华说,“我更愿意分享,让更多的人知道金丝彩岩,一起参与进来,共同把它做得更好,把这个手艺传承下去。”

乐观的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金丝彩岩艺术。在采访的过程中,施常华多次提到这一点,“不管是身边的朋友,还是其他人,来我们这边参观的人越来越多了。”言谈间,满是欣慰。



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瓶颈?

“天天都有瓶颈。”施常华开朗地说。

“天天?”

“是呀。每天都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每幅作品都能顺顺利利地完成,没有困难,哪有乐趣,何谈动力?这个艺术之所以有魅力,不就在于不确定性吗?这样带给你的兴奋感才会持续。”

“做金丝彩岩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

“变化。但是如何能在坚守传统的基础上,创新手艺,守住心灵才是最重要的。”施常华认为。


倚红偎翠图


八仙过海


成吉思汗像


金丝彩岩画对施常华又意味着什么呢?

“每天都要做的事儿。”

也对,或者器物本身就是生活。

审美上,他是绝对的王者,金碧辉煌,美轮美奂;手艺上,他也是守创并举,变化多端,鬼斧神工。

这就是金丝彩岩艺术,也是施常华带给我们的感动和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