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文化

过年

    来源: 北京美丽乡村     发布时间:2021-02-08

这一年,我在农村的妻子带着孩子来到油田,在一个叫13户的农业点上安了家。13户是个荒无人烟的野草坡,方圆几百里没有人家,分布着芦苇荡、灌木丛、水泡子和杂树林。队里知道我的情况,春节给我特批了几天假让我回家看看,管理员还特地给我留了条猪后腿让我带着回家过年。

队上的值班车把我送到孤岛小镇,然后我搭长途客车到基地,在基地转车去13号点。到13号点没车,我坐到一个叫牛庄的小镇下车,从牛庄到13号点还有十几里路,下车的时候天还没黑,走着走着,天黑了下来,还飘起了雪花,一大朵一大朵的,像秋天的白菊花。李白有诗:燕山雪花大如席。我知道那是艺术夸张,但那天的雪花之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夜很静,除了温和的风声,就是我的喘息声和脚下吱吱的雪声。这时我听到身后还有一种喘息声,开始我没在意,以为这只是在一个人独处的情况下常常发生的幻听现象,后来这声音却越发清晰,我忍不住回头,发现在离我十多米远的侧后方有条狗,可这地方哪来的狗呢?细看,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拖在身后,眼睛发着绿莹莹的光,十分瘆人。难道……我碰上了狼?

我镇定了一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向前走,走了一会儿往后看看,它还是与我保持着十多米远的距离。我快走,它也快走,我放慢脚步,它也迟了下来,我站住不走,它也停住。我的腿开始有点儿发软,虽然年轻,可背着猪腿,一天水米未进,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

雪越下越大,顶风,雪粒打得脸生疼,眼也常常被雪迷得睁不开。

今天是除夕,如果不是在这个荒无人烟的野草坡,早应该鞭炮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了,狼也会吓得躲了起来。可现在就算到了13户,总共就住着13户人家,除了女人就是小孩,哪来的鞭炮呢?

又挣扎着走了一会儿,我觉得实在没有力气了,如果这时候它朝我扑过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可能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成为它的美餐。也许它是冲着这条猪腿来的吧?这条猪腿足足有20多斤,够它饱餐一顿了,不如我把猪腿放下,没准它会放过我,还能减轻我身上的负担,走得更快些。

一想到家,我恨不能生出翅膀马上回到那个虽然简陋,却充满着期盼和温暖的地方。可是,扔下猪腿,这个年怎么过?妻子和儿子肯定早早就盼着我回去了,他们盼了这么久,难道我连这一点小小的喜悦都不能带给他们吗?不能,决不能。我要把猪腿背回家,今天晚上就把它卸开,炖上一大锅,让妻子和儿子好好解解馋。明天早晨就是初一了,初一的饺子还要靠这块猪腿呢。

我一边挣扎着往前走,一边想办法怎么对付它,这时候我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我发现前面的沟边上有一棵刺槐,刺槐上生着一个树杈,大脑里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我走到那棵刺槐下面,将猪腿放下,脱掉棉袄,好在棉袄里面还有一件破绒衣。为了防寒,我在棉袄外面扎了一根两米多长,带胶皮的铝线,我把铝线对折握在手里,现在它成了很好的武器。我回头看看它,它也停了下来,瞪着两只绿莹莹的眼睛贪婪地看我。

我把猪腿裹在棉袄里抱起来,装作要往树杈上放的样子,故意一不留神,将棉袄和猪腿一起掉进旁边的沟里。里面都是干草,非常松软。我也跳下沟,将猪腿从棉袄里取出,悄悄塞进怀里,再把棉袄挂在了沟边那一人多高的树杈上。

这一切迅速完成后,我一溜儿小跑地逃开了。跑了一会儿,我气喘如牛,往后看,它果然上当,没有跟来,现在可能正在对着我挂在树杈上的棉袄使劲儿呢。



这时,我看见了前面微弱的灯光,快到家了!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妻子见我穿得单薄,便问:“棉袄呢?下这么大雪,怎么就穿这回来了?”但这时我整个身体却像个蒸笼,正呼呼地冒着热气,棉裤和绒衣都被汗水湿透了。我不敢说遇到狼的事,我怕妻儿害怕。

我说:“你看我冷吗?我都快热死了,快把猪腿卸开,留点瘦肉明天包饺子,剩下的全都煮上。”

肉煮好,妻子盛了一大盆端上来,真香啊。

虽是除夕,但整个13户一点动静也没有,除了风声还是风声。

雪还在下,我又想起了棉袄。棉袄是钻井队发的工作服,那可是我唯一能御寒的,一件要穿三年才能换新的,这件棉袄我才穿了一年半。不行,我得赶快去找回我的棉袄,如果晚了,被它撕烂叼走,或者让大风刮跑,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推开门,被什么绊了一下,捡起来,竟是我的棉袄。我把棉袄抱在怀里,向远处茫茫的雪野望去,雪地的杂树丛中两道绿莹莹的光一闪,又很快消失了。

是它。它把我的棉袄送回来了,我却骗了它,而它不知道费了多少劲才把棉袄从树杈上弄下来,又循着气味给我送回来。我回到屋里,把那根热乎乎的还带着不少肉的腿骨从锅里捞出来,出了家门,又向前走了十几步,然后用力向前扔去。

今天除夕,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