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文化

老房子•新房子

作者: 赵丽军     来源: 北京美丽乡村     发布时间:2021-01-18

对于很多人来说,房子是家的代称,是永远的归宿。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平谷区大华山镇后北宫村一户普通农民家庭里。当时,家里只有两间用石头和土坯砌成的西厢房,一间做灶房,一间用来待客和休息。记忆中的老房子真小啊!卧室长不过3米,宽不过2米,且一盘土炕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空间;一个黑乎乎的板柜卧在地下,又占去了大部分地盘;剩下的,连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在这里,我们姐妹5个先后出生,可是房子太小,实在住不下一家七口人。于是,大姐随爷爷奶奶住,二姐到邻居家借宿。就这样一家7口,三处而居,母亲舍不得却又无可奈何。记忆中的母亲总是泪水涟涟,她常常念叨的一句话就是:“什么时候,我们能有三间大瓦房,让我们一家团团圆圆地在一起,我就知足了!



1978年,我家办起了家庭养鸡场,虽然规模不大,却带来了可观的效益,更是摘掉了“超借支”的大帽子,还上了十几年的欠款,终于可以挺胸抬头、扬眉吐气地做人了!随着手中积蓄的日渐增多,爸爸妈妈决定:“盖新房!”

很快,三间新瓦房落成了!新房很简陋,虽然只是砖石结构,仅在前脸和墙抱角处用了一点青砖,但显得素雅大方;虽然大柁只是一根铁棍(俗称铁柁),却显得纤巧有力;虽然还是木制门窗,但下边一排竟然镶上了光洁明亮的玻璃!而且,还有红色的方砖地面,白色花纸糊成的顶棚!扫地时,再也不用担心一屋烟呛了;睡觉时,再也不用担心壁虎从房顶上落下来了;最最重要的是,家里有了两间大卧室,一家七口终于可以团团圆圆地住在一起了!笼罩在妈妈脸上多年的愁云散去,我们住上了企盼已久的新房子!



在这所新瓦房里,一住就是10年。这10年,随着农村改革的深入,后北官村逐渐发展成大桃专业村,家家户户种桃卖桃,很快富裕起来。于是村里人都开始拆旧房,建新屋,一时间,村里成了建筑的大工地。一座座红砖青瓦的四合院拔地而起,一幢幢整齐漂亮的二层小楼巍然屹立,村子一下子高起来了,亮起来了!而我家10年前显得高大气派的房子,此时却显得那么矮小,那么寒碜!握着手中沉甸甸的存款,父母再次决定,再盖一次新房!

1988年,我家的新房再次建成了!这次是四合院结构,6间正房,8间厢房,整整14间!房子设施齐全,有4间大卧室,2间会客厅,1个厨房,1个卫生间,1个洗澡间,3个储物室,每个房间都通上了土暖气,再也不用担心严寒的冬天!再看里面的装修,粉红色的水磨石地面光可鉴人,淡黄色的木墙裙浪漫温馨,彩色喷涂的墙面、铝合金的门窗,无时无处不在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柔和的光。房间里面的摆设,也处处体现着现代化的气息:轻巧柔软的席梦思床,高档优质的组合家具,29寸的大彩电,248立升的电冰箱。后来,又陆续安装了方便快捷的电话和空调。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到,置身其间,舒服至极,敞亮至极。妈妈整天乐得合不拢嘴,连说:“这辈子连想都没想过,我能住上这么舒心的房子!”



弹指一挥间,10年又匆匆而逝。这10年,我们姐妹几个先后考上了大学。一户普普通通的农家,考出了4个大学生,这在当时我们小小的山村,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后来我们经历了升学——工作——结婚后,在北京、在平谷先后都有了各自的家。随着我们一天天地长大,父母亲一天天地变老!我们几个轮番劝说,希望他们住到我们城里的楼房,以尽孝心。可是无论如何父母亲也不同意。最后,耐不住我们的软磨硬泡,他们终于答应,在平谷买了一处宽敞的三居室楼房,冬闲的时候,到城里和我们住上一段时间;来年开春,还是回到果园,侍候他们的“命根子”——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