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文化

娘的那盏灯

    来源: 北京美丽乡村     发布时间:2021-01-11

01

二十多年前,一个小山村里有位老太太,六十多岁,老伴早已亡故;膝下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三在家务农,老二读了师范,在城里上班,离得远,一般有啥事儿,老太太都不会去找他。

这天,老太太抹着眼泪到了大儿子大林家,她说:“儿啊,娘老啦,拖累你们啦,眼看村里要统一换电表,这电表的钱······”当时,一度电是一毛钱,一个电表是八块钱,那时候的八块钱,对山沟沟的庄户人家来说,可不是小数。

大林一听,说:“没问题啊,我们哥儿仨呢,每家摊两块七毛钱,你买电表还有剩余哩。”老太太很高兴。



老太太又到老三家,老三结婚晚,老婆和两个孩子都没分到地,家境不好,这会儿正和老婆商量,要到丈母娘家去借粮,一家人正愁着呢!

老太太啥也没说,默默离开了。

没过几天,村里的电工找到大林,生气地说:“你娘说,她不换电表、不安电灯了!你想想,现在谁家还点煤油灯啊,你当儿子的,不怕人家笑话?”

大林一听,赶紧和电工到娘的家去。娘住在老宅子,很近,一进门,大林就红着一张脸,说道:“娘,当儿的可没说不让您安电灯啊!”



老太太说:“儿啊,人的肩膀头儿不一样宽啊,你三弟家,都断顿儿啦,我这当娘的,咋能问他要电表钱啊?这表,不装了,这灯,娘也不安了!”

大林心一横,对电工说:“我娘屋里的电表就不装了,把线接到我的电表上,以后,娘的电费,有我来出!”

老太太含着泪笑了,电工也夸大林厚道。

打这以后,大林的威信,在村里一下子树起来了,谁家有了啥事,都请大林去主事。

02

一天,村里来了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到了大林家,问家里的老人是不是叫王桂香,大林摸了摸头发已发白的脑勺,说:“我娘就叫王桂香。”其中一位干部乐呵呵地说:“兄弟,我们是县民政局的,来慰问你娘的,你娘是建国前的老党员啊,如今国家有政策了,要给她发钱,一年两次,一次七百八十块。”

大林一听高兴了:“真、真的啊?那太好了!平日里,我们兄弟三个给娘摊钱,一个人才一百五十块哩,这下好了,我娘有钱啊!”老太太能领钱了,自然不用三个兄弟再分摊了,可是,老太太年龄大了记性不好,不能保管钱财了。老二住城里,老三又经常出去打工,于是,给老太太领钱、保管,就由大林来负责了,平时亲戚间人来客往的,该老太太出的钱,都从这钱里扣除。



又过了两年,老太太领的钱涨了,一年三千块。这年春节时,兄弟仨凑在一起喝酒,在酒桌上,老三说了句醉话:“咱娘行啊,一年领三千,三年就是近一万啊,她的钱花不完,还得分给咱弟兄哩。”话,是醉话,可是,酒后吐真言啊,当下,老大心里"咯噔”一下:娘的账,该给兄弟们算算了!

当晚,大林一夜没睡,坐在灯下,把这两年老太太的开支,凭着记忆,一笔笔地记录了下来,最后,总收入减去总开支,是负八百,也就是说,老二和老三不仅分不到钱,还得贴给他钱!

第二天,大林把两个弟弟叫到家里,说:“趁着过年都在家,咱兄弟把娘的账算算,这是账单,我能记起来的,都在上面,记不起来的呢,就算我这哥的给贴上了。”老二和老三看过账单,都很吃惊,大林瞟了他们俩一眼,“哼”了一声,说:“这两年,娘照相、领钱、审查,都是我一个人跑前跑后,我还以为自己沾了娘多大的光哩,谁知道还烫皮了呢。”

老三红了一下脸,小声嘀咕道:“娘的开支,怎么这么大啊?”大林说:“娘倒很节省,给她的零花钱,她几个月都不动一毛,可是前年生病住了几天医院,两三千就出去了;几个小辈的嫁娶,本来娘只出十块二十块的,可是都知道娘能领钱了,礼金只好加到五十块······”



老二老三都不吭声了,大林话锋一转,说道:“娘用我的电,以前娘不领钱,我掏也掏了,现在娘领钱了啊,这我得扣出来,这叫‘亲兄弟、明算账,’对不对?”

两弟弟没出声,大林暗自得意,是啊,自己的话,句句合理,字字在理。话说出去了,可还没等大林把贰佰块电费扣下来,情形就有点变了:大林走在路上,总觉得不对劲儿了,有几家结婚办喜事的,也不来请他主事了。

03

这天,大林躲在小卖店里喝闷酒,老电工正好进来买东西,大林招呼他坐下一块儿喝,老电工瞪了他一眼,口气生硬地说:“我不会跟你这号人坐一起喝酒的,你可真做得出来啊,你娘八十多岁的人了,她还能用你几年的电啊?还要跟她算电费?”

大林被人揭了短儿,不觉恼羞成怒,又加上喝多了酒,霍地跳起身来,扑上去,跟老电工扭作了一团,老电工的儿子闻讯赶来,爷俩个把大林打了一顿。

大林回家搬救兵,两个儿子说,惹人家老电工干啥?都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大林气的出了门,一路跌跌撞撞,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娘的老宅子里。



大林一见娘,竟委屈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着事情的经过,说完,酒劲儿也上来了,他倒在娘的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大林半夜醒来,屋里黑咕隆咚的,他伸手去拉灯绳,却拉了个空,大林嘀咕道:咋摸不到灯绳啊?他下了床,东摸西摸的,黑暗中响起母亲的声音:“儿啊,你醒啦?”大林一惊:娘竟然还没睡,一直守着他!他问娘,咋没见灯绳?

老太太叹了口气,说:“儿啊,你们弟兄仨哩,都有家业的,娘咋能啃你一个人、让你一个人掏电费呢?我怕自己一不留神儿,伸手拉亮了灯,就把灯绳给剪断了。当初,你说让娘用你的电,娘就认定了,你是个有孝心、能担当的好孩子啊”黑暗里,“扑通 ”一声,大林给娘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