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文化

天宝寨:困扰石达开的悬崖城堡

作者: 李贵平/文图     来源: 北京美丽乡村     发布时间:2020-12-02

157年前,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全军覆灭于四川安顺场。这场兵败,主因是之前石军在宜宾横江大战中折损4万多主力。鲜为人知的是,在宜宾长宁县有一处古城堡也曾狠狠困扰过石达开。这,就是近千米高的“空中城堡”天宝寨。

天宝寨是一处令人绝望的古代要塞:它位于1000米高的绝壁上,一半伸向山体内,一半“外挂”危崖,战时机关重重,陷阱密布,连同附近的仙寓洞,最多可容三四千人。



一个周末,我们4人从成都出发,自驾400公里,翻山越岭,来到长宁县南侧的天宝寨山下,宿一晚,次日开始攀登这座云端里的古寨。

千米高的悬崖城堡

去天宝寨,得先渡过这仙女湖。乘竹筏摆渡,5元一位。船老大是个20多岁的秀丽女子,她身材苗条,皮肤微黑,冲我们努努嘴儿,让我们自己拉着筏上拴挂的绳子渡河。碧水微漾,竹筏轻轻滑过,时有白鹭飞过,让人想起沈从文先生《边城》里悠然渡河的情景。

拾阶而下,是一道窄仄的栈道。栈道一面红岩山壁,一面悬崖深谷。下望,绿树掩映,村舍俨然,炊烟袅袅,时而从竹林深处传来一阵汪汪的狗吠声。



翻山爬坡,来到一座“三十六计”岩上壁画前。有石碑记载,1997年,当地人在岩面凿了三十六计,每一计配有经典战例图画。

山路多呈“Z”字型,迤逦而上,好几处都陡峭笔直。路的尽头弯弯绕绕融入竹林,再隐隐约约融入茫茫天宇。

很多地段破损未修,泥草填垫,看上去平实,踩入后马上发现是个坑儿。这时,我们手头的登山杖起了作用,下脚前先用杖尖戳试一下,再过去。

汗流浃背走了两小时,进入一个10米高的洞穴。这里,一名以洞窟为店铺的姑娘,笑吟吟指着货摊上的竹笋、竹荪、长宁梨、大窝柚、魔芋、绿豆糕等推销。她还不时哼起当地的山歌儿,声音清亮好听。旁边,一只黑色的狗儿趴在她身边伸出舌头,点着头。

终于走到天宝寨下方约七八十米的地方。仰头看,雾岚流动中,古寨时隐时现,有点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飘逸。



石达开当年的困惑

眼前,高天之上的天宝寨,原是一个天然岩腔。它长约1500米,高20米,宽10米左右。上为悬空绝壁,下是千仞削壁。从西入寨要途经13道坚固的石寨门,处处暗藏杀机。当地人说,连同附近的仙寓洞,最多可容纳三四千人,任何凶悍的入侵者都不敢乱来。

难怪当年,太平天国悍将石达开也不得不在这“天敌”面前低头。

这里,我们根据宜宾文史资料和地方志,还原一下当年石达开在这里受挫的情景。

1856年春,太平天国发生“杨韦之乱”,翼王石达开愤然率10万精兵离开天京,南征北战,居无定所,6年来辗转大半个中国。1861年夏,石军由湖北利川进入四川石柱,8月兵指大西南。此时,清军四川提督唐友耕集结云、贵、川、陕等多地兵力20万阻击石军。

1861年11月底,8万名石军穿过迷雾,直指宜宾。之前,石达开已亲派斥候(侦察兵)打探川南一带的关隘,很快看中了长宁县境内的天宝寨。1862年3月底,石军前锋抵达长宁县,攻占了时任长宁县知县周于堃据守的县城。随后,石达开选派探子爬上天宝寨边侧侦查,斥候(侦探)回来禀报:近千米高的天宝寨,陷阱遍布,机关诡秘,洞内多有暗道,直通悬崖边。不少工事开凿在山体里面,稍有不慎便会落入布满铁藜竹尖的陷坑,性命难保。由于天宝寨地势高,荆棘密布,云遮雾罩,太过险峻,早先仅有一条曲折的山体栈道相通,但已被长宁守军控制,要想攻占上去,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自诩能征善战、杀敌无数的石达开,当然不甘心轻易收手,他和部下商议认为,一旦在四川境内拥踞天宝寨,便有了一处天然的制高点和给养储存地,既可北扼长江,又能南守云贵,进退自如。

清人王之春《清朝柔远记》记载:1862年5月底的一天,石达开亲选400名精壮军士,突袭天宝寨。防守天宝寨主洞的官军大约200多人,他们藏在地洞里,等石军攻到寨下搭云梯时马上出手,九节炮、冲天炮和弓弩箭镞等疾风暴雨般招呼下来。爬城的100名石军来不及惨叫,霎时被射成了刺猬,血染山谷。另一队石军悄悄爬到仙寓洞侧后方,企图从山顶吊下来偷袭,但因山势过于陡峭湿滑,没能如愿,大多被官军的竹钩套进山洞,无声无息地被杀死了。

10多天后一个晚上,300名石军死士再次偷袭,又一次伤亡惨重,仅25人逃回来。两次攻袭失利,活着跑回来的石军仅50来名,个个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次日早上,下起大雨,石达开披着斗篷站在山下,望着云岚缭绕的天宝寨和半山腰丢弃的横七竖八的尸体,凝神良久,长叹一声,下令不再进攻。也因此战,石达开失去了南下的最佳战机。一个月后,清将唐友耕的援军刘昭狱率部由安宁桥,吴家春率部由杨柳坝两路大军进击长宁,夹攻石达开。石达开率部打了几次,损兵上千,加之粮草不继,他弃城而逃,长宁城终被收复。后来,唐友耕又调来更多的黔军、滇军协同作战,1863年6月初,已成疲惫之师的石达开军无奈转战到雅安石棉县安顺场后,石达开反复权衡,带儿子和亲信投降。他们放下武器后,2000名将士均遭唐友耕军失信杀害。随即,石达开父子被押解到成都科甲巷大狱,不久受凌迟处死。



大西南要塞“活化石”

150多年来,天险固堡,巍然屹立,无声和岁月抗衡。

这些年,我走访过西南境内几乎所有的古战场,很少见过这么险峻、奇崛的天然堡垒。《宜宾县志》说,天宝寨是迄今西南地区保存最完好、海拔位置最高的洞穴式壁垒,是一处珍贵的古代要塞活化石。

地方志还介绍,民国初年,地方豪绅为避匪患,曾多次搬入天宝寨避难,每次搬迁器物家什时都很“壮观”,远望犹如一条长蛇在山崖间蠕动。

1930年夏,土匪头子赵二麻子率众从江安县杀入长宁。这家伙平时嗜血如命,连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当时天宝寨收容了900多名居民上山避难。赵二麻子几次派人爬崖攻袭,也试图从山顶上挂绳坠下入洞,但他们没有重武器,几乎一无所得,还在半山间丢下十几具尸体,跑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当地山民在仙寓洞的岩石丛草间发现了一些刀、矛、钺、长枪、棕靴、箭镞、马镫等残骸。这也证明,百多年前天宝寨一带曾发生激战。

那天,我们离开天宝寨下山,已是下午6点。这一趟,竟爬了3个多小时。回头望去,不远处,天宝寨周围的红色砂石,在绿色竹林的映衬下显得金碧辉煌。一会儿,天气陡变,乌云滚滚,群山中弥漫着浓浓雨雾,四野茫茫,开始飘雨了,古寨轮廓也越来越模糊,更显神秘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