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乡村治理

凭德孝治村出圈的仇庄你粉不粉

仇(音同求)庄村原本是位于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大平原版图东南角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全村不到1000口子人,隶属于通州区于家务回族乡,距离廊坊比北京市区更近,号称是通州区的南大门。

给这样的村两委班子 点赞!

​一场疫情一场考验,事实证明,我们国家经受住了这场残酷的考验。而在北京平谷区的大山里,有一个只有200多人的小村子,也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经历了一场考验,这个村的两委班子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村民交出了一份过硬的成绩单。

怀柔北沟村 它的“逆袭”可以复制吗?

提起京郊怀柔区西北部的渤海镇北沟村,您也许会觉得听着耳生,可北沟村在“国际圈儿”里那可是鼎鼎大名。很多外国游客爬了慕田峪长城,便会要到北沟村的小庐面馆或北旮旯餐厅大快朵颐,然后再到瓦厂酒店住一晚,享受一把躺在床上望长城的惬意。近年来,陆续有10多户来自美国、加拿大、荷兰等国的人在这里安了家,来北沟村的外国人络绎不绝,那么北沟村到底好在哪里呢?

提升生活品质 建设宜居家园

​“现在环境越来越好了,以前的垃圾坑都变成了小公园,现在我晚上没事就约上几个朋友来跳广场舞,别提多开心了。”村民张箫沐高兴地说。张姐所说的垃圾坑,其实是北京市平谷区东高村镇崔家庄村一个废弃数十年的鱼塘,占地面积1800平方米。鱼塘废弃后无人管理,存积了很多生活垃圾,一到夏天蚊蝇乱飞,气味扑鼻而来,整治以前是崔家庄的一大难题,给附近居民带来了很大困扰。

这个村的“储蓄所”不存钱,却存着比钱更贵的东西

​从北京城区西行40公里,笔者来到了北京市门头沟区王平镇东马各庄村。静谧的山村,两条平整的山路边高高低低错落着整洁的民房。村口,汇聚着村党支部、村委会、公安局驻村工作队等村里的“核心部门”。在这里,笔者发现了一块不同寻常的牌子:德马行储蓄所。一打听,原来这是“德马行储蓄所”,与普通储蓄所存钱不同的是,在这里存进的不是钱财,而是“德行积分”。